拒绝“宿命论”,不要绝望

2019-07-12 16:39:15

对隐私的任何期待都是不合理的。”“你还想怎样?是你自己发布到网上的。”“嘿,这是免费的。你要是不喜欢,那就别用


《无处安放的互联网隐私》
作者:茱莉亚·霍维兹 杰拉米·斯科
译者:苗淼
出版社: 阅想时代·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7年7月

人们很容易产生“隐私已死,何必执着”之类的想法。比如,经常会有人认为:

“对隐私的任何期待都是不合理的。”“你还想怎样?是你自己发布到网上的。”“嘿,这是免费的。你要是不喜欢,那就别用。”

我们则采取了不同的策略。我们并没有理会这些宿命论,并提出了解决方案,而不是简单地描述问题;我们认真对待托马斯·爱迪生的名言:“人用手创造了什么,就应该用头脑控制什么。”这是一种对待隐私争论的新方法,它认为隐私是值得保护的,而且应该研究出台有意义的应对政策。

我们通过追踪创建电子隐私信息中心(Electronic Privacy Information Center,EPIC)开始收集相关文章。电子隐私信息中心的主旨任务在于引起公众对新兴的隐私和自由问题的关注。在刚开始的 20年里,我们取得了成功,也经历了一些挫折。电子隐私信息中心将迎来其周年纪念日,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们得以评估已完成的工作和未来的改善空间。

我且举我们中的几个例子:

达尼埃尔·席特伦(Danielle Citron)是一位研究性别问题的法学教授。她在讨论人们越来越担心的“色情复仇”时结合了一些隐私文化因素。她的建议很明确:“法律需要再次修正,以打击网络技术对性隐私的破坏性侵犯所起到的推动作用。”

史蒂文·阿福特古德(Steven Aftergood)是政务公开的倡导者,他在文章中讲述了隐私在确保可问责性中的关键作用。“透明度本身并不能命令或推断特定的隐私或国家安全讨论应该达成什么结果。但公开政府行动的基本事实,才能使隐私讨论成为可能。” 公开是对隐私的更大保护。

布鲁斯·施奈尔(Bruce Schneier)长期以来一直关注于公众对隐私权未来的讨论质量。他警告说:“隐私会被恐惧打败,因为恐惧发生在我们的大脑中更原始的部分。隐私也会被便捷打败,因为便捷是真实而直接的,而缺乏隐私产生的危害则是更为抽象和长期的。”但他也仍对理性讨论抱有希望。“我们需要现在考虑这些问题,决定我们希望生活在什么样的社会,而不是不假思索地便让这些变化在我们身上发生。”他说道。

标签  隐私保护  

这是一个专为移动设备优化的页面, 基于MIP(Mobile Instant Pages - 移动网页加速器)

完整版本:http://qisec.cn/a/57

黑老头(hlaotou.com), 致力于个人隐私保护

12.472ms